www.heihei2000.net
Advertisement

巫山艳史(古文)上

巫山艳史卷之一

第一回 佳公子寻春遇女  痴道人助虚赠丹

丈夫  赠侠骨,肯靡靡绕指,酣红醇青,剑扫情魔,任笑书
生酸腐。嗤相如绿绮间挑,陋宋玉彩笺偷赋,须信是子女柔
肠,不向英雄谱。

  话说宋运将衰,道君皇帝傅位於太子,是为钦宗。奸佞未除,北
金不时入寇,天下纷纷靡定。江南苏州府长州县,有一个少年文士,
姓李名芳,字悦兰,生得人物秀美,风流  落,人才出众,家住城中
吴趋坊。因祖上有功,皇上即位加圣恩,改擢岭南安抚。此时丧父,
己殡先茔,母服虽茔,尚未安葬,己待吉日祭祀出殡确期。年登二九
,佳偶未谐,锐志选才貌有情者,为伴终身。文比张谢,武赛孙吴。
终日在家饮酒赋诗,似吟若泳,不觉魂飞魄舞,与书童备马,往郊外
射猎,取乐一回。

  时值二月中春,百花开放,桃红柳绿,观之不尽。游蜂对对携香
去,舞蝶双双扑面来。那李公子在马上东观西望。只见正南上有座庄
院,数株杨柳。        ,层层碧气冲霄。虬干    ,郁郁青阴覆地
。徐徐策马前行,  逦而来,己至庄门。乃下马离鞍,把马系在一株
枯杨树上,着小童看守,独自步过小桥,行至门边。伸头一望,只见
园内景致非凡,雕栏曲槛,山石周遮,花花草草,犹若桃源别境,不
胜惊讶羡慕。心中暗想:「有此佳境,必是文人逸士所居,我李悦兰
此来,不为虚度。可恨矮垣隔目,园扉紧闭,不能身人其中畅玩片时
。」

  正在踌躇之际,忽然一个游蜂劈面飞来,把身躯靠门一闪,谁知
园门是虚掩的,呀的一声,几乎撞了州跌,门己半启。叫声:「惭愧
!正愁没处进去,早知门是开的,赏玩亦已多时。」遂把衣巾一整,
袖中取出名人诗扇,缓步挨身,往前行珞。摇摇摆摆,恣意游观,畅
快之极。

  转过假山石畔。见一精巧亭子,铺设得齐齐整整,里面排列着香
几方杌,器玩文房,俱是全备。李公子徘徊瞻眺,不禁心旷神怡,但
静悄悄并无人影。

  步人亭中观玩一会,诗与勃勃,遂将身坐下。蘸满霜毫。复起身
题诗於壁,以赞园中景致:

    小槛临流上,疏窗傍竹开; 繁阴依弱柳,清影落长槐。
    春色合幽草,卷峰带古苔; 纤尘飞不到,啼鸟得频来。

  题毕搁笔,反手吟哦,自觉得意。吟完,又四围观看,只见柱缝
中纸角微露,探手取出,展开一看,蝇头细楷,是一首诗:

    者莺少妇问春愁,  几度留春春不留;
    昨日满天落飞絮,  闺人此後懒登楼。

  看完,不觉大喜道:「此乃闺中所作,竟得才情如此。不知何等
人家?容貌佳丽否?我李芳若得此女为偶,不枉人生一世。」

  正在沉吟,只听叮当佩响,又闻兰麝香飘,恍如莺啭乔林,喁喁
细语道:「小姐,我们到亭手上去,玩耍一回。收了笔砚,再到绮春
楼,看牡丹可曾发蕊?」

  隐隐将近,李公子欲待迎上前去,恐其回避,即抽身往太湖石边
立着,幸有花枝遮蔽。但见主婢二人,携手而行。小姐生得面似芙蓉
,腰如杨柳,两眉俨然没淡春山,双眸恍若盈盈秋水。金莲窄窄,玉
笋纤纤,风姿飘逸,媚态迎人。就是那侍女,也生得风流出众,月貌
如花。但觉珠鲜玉润,风采焕然。不要说别的,只这叁寸金莲,一枝
玉笋与小姐不相上下。年可十五六,正在破瓜之时。栋种轻盈绰约,
姿态绝世,真美娃也。

  李公子看得神魂飘荡,不觉失声赞道:「美哉!艳丽如斯,虽倾
城不足过耳!」

  小姐正与侍儿缓步轻移,手搀着手,刚走到亭边。猛听得有人赞
美,吃惊回视,早见一个年少书生,潜立花下。生得面如傅粉,唇若
涂朱,风流俊雅,仪表超群。早已为之心动。欲前不能,欲後不可,
忙把纨扇遮羞,退於侍儿身傍。

  那侍儿正待发作,见是个文士,便道:「郎君何方人氏?无故擅
入园中,辄敢偷看俺小姐,是何规钜?快些出去,休讨没趣!」

  李公手就趋上前一步,深深作揖答道:「小生乃本郡人氏,先君
曾授招讨,後赠枢密使。老母闻氏也封一品夫人,去世叁年,单养小
生一人,并无兄妹。姓李名芳,表字悦兰,年方十八,尚未受室。因
爱春光明媚,射猎郊原。不觉经过贵园,误入桃源,得逢二位仙子,
叁生有幸。未知  姓芳名?乞道其详。」

  那侍女笑道:「原来是一位公子,失敬了。但是,一说又不与你
比势,又不与你做媒,唠唠叨叨讲这许多何用?快些出去!我们要关
园门哩。」

  那小姐见侍儿抢白他,低声道:「小娟!既是他问姓名,你就说
也不妨。」侍女见小姐留情。遂微笑道:「俺家姓罗,老爷单讳一个
忠字,乃维杨人氏。曾授本处江宁路提举。止生俺一位小姐,名唤翠
云。自幼夫人过世,老爷自己训授文墨,随任在此,乔合西庄已有二
年了。今老爷往杨州探望内侄还未回来。」

  那李公子听得无人在家,心中暗暗欢喜,正欲打算挑拨。只见童
儿牵了马匹,一路叫将进来道:「相公!天色晚了,恐进城不及,快
些四去罢!」高声吆喝而来。

  那小姐见有人进来。把李公子仔细看了一眼,忙与小娟转身进内
。李公子看他花枝招展,绣带飘扬,缓缓而去,又拦阻他不得。只得
呆呆立着,险些掉不泪来。正在出神。

  那安童上前叫一声:「相公!去罢。」李公手没处出气,把安童
骂了几句,洋洋步出园门。临转身又望里边张张,方跨上雕鞍,扬鞭
纵马。安童在後紧紧跟着。

  约行四五里之遥,忽见一个雪白的兔儿,在马前窜过。李公子随
向安童手里取了弓箭,暗暗祷祝:「俺李芳若与罗翠云该有姻缘之分
,此箭射中兔儿。」以卜先兆。说时迟那时快,左手弯弓,右子搭箭
,叫声:「着!」飕的一声,不偏不斜,刚刚射在兔儿左腿上。那兔
儿负痛,径邪刺里望北而走。

  李公子拍着马,挥鞭紧赶。那兔儿见人追赶,紧追紧走,慢赶慢
行,追有二里之外。堪堪天晚,心下有些着急,不觉狂风骤起,霎时
间这兔儿竟不见了。公子惊疑,回头看看安童,杳无踪影,正在着忙
之际,只见一个老年道人,头戴七星巾,身穿淡黄衲袄,足履芒鞋,
手执尘尾,背负葫芦,腰系麻绦。一路口中唱着歌词,飘然有出世风
姿。来到马前。看见李公子执马沉吟,乃含笑稽首道:「郎君何事沉
吟,可得相闻否?」

 李公子即忙下马。欠身拜道:「小生李芳,因射兔错路,望乞仙
师指示。」道人呵呵大笑道:「郎君心事,我己尽知,也是合当有缘
,天假之遇,岂为无故。自後汝之奇遇颇多,我有九转金丹一粒与汝
饮之,以固後天不致损元伤身。」就在背上取下葫芦,揭盖倾出一粒
丹药,道:「还有锦囊叁函,急难之际开看,自有妙用。待汝功成名
遂後,我来探望。」

  李公子拜受问道:「仙师行踪,何处留云?更请大名,以便弟子
不时奉祀,聊酬盛意。」道人说:「若问俺的住处,不在杨柳岸晚风
残月,决在小桥边杏坞桃溪。俺俗家姓程,江湖上傅说广阳春即是也
。」言毕,化阵清风,倏然不见。

  公子惊讶不定,迟疑半晌,方见安童飞奔寻来,走得汗流脊背,
气喘吁吁,叫道:「相公慢走!一径往前,还不住步。」公子见他着
忙,遂招呼道:「安童!我在这里!」童儿回头,见主人站在那边,
正要上马,就立往了,一头吼气,便问道:「相公方  射着的兔儿呢
?」公子遂将遇着道人之事,对他说了。童儿不胜欣喜。随手将弓接
了,笑道:「可皆失失却一枝雕翎羽箭。」

主仆遂慢慢转出塘口,望东策马而行。但见天色晴朗,残月在树
,一路归家。

   未知此後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困良宵破壁觑人欢  惊好梦牵衣分己爱


  人人尽说风流好,风流却逐东风老;情事总凭天,春灯伴雨眠。
  多情惟有月,纵冷还如雪;温柔是故乡,只愁人断肠。

  话说李公子来到城门,尚未关闭,遂慢慢进城。且喜月色皎洁,
到了自己府第,早有管门苍头接着,    哝哝,埋怨小主人,说个不
了。公子也不理他,竟到书房中坐下。童儿点上银灯,厨下家人搬进
夜膳,摆在卓上,公子用过了。

  只见家人李旺走采,禀道:「先奶奶下葬日期,定於四月十六目
,欲到浙江买办木石等物,禀知公子,明日起身。公子可有别的吩咐
?」公子道:「既在明日动身,银子可曾周备?」

李旺答道:「俱已端正的了。」

  公子道:「你转来到嘉兴,可顺便接了闻家姑娘来,省得又多一
番往返。」

  李旺应声:「晓得。」他自去收拾起身,不在话下。

  却说公子坐在书房,唤童儿烹茶,焚香静息。寻思日间所遇美人
,自言自语,道:「不要说这小姐,就是那个侍儿,看他含笑倩兮,
整鬓自若,态有馀妍,十分可意,不知我李芳有缘得能亲近否?」想
了一会,孤孤凄凄,不觉失声浩叹。

  童儿在暗地里,做了无数鬼脸,笑他着魔。饮毕了茶,叫声:「
公子睡去罢!」

  公子回言道:「你先去睡,我还要看书,不要在这里混扰。」童
儿应声,自去睡了。

  公手乃於胸前,拿出道人赠的药来,望空拜了一拜,一吸而尽。
只觉遍体舒畅,下面阳物亦自微微乱跳,心中不胜惊异。复将锦囊叁
函,结於里衣胸前,乃回後楼去睡。

  打从花厅转过回廊,一应家人俱已熟睡,静悄无声。但见月明如
昼,万籁寂然,信步进内,从李旺房前经过,窗纸尚有亮光,又听得
笑语之声,遂立住了脚,布在窗缝里一张。里面灯火未灭,看不清楚
,把窗纸搠了一个洞,向内细观。

  原来李旺与妻子送行,两个人脱得精赤光光,在床上云雨,鏖战
兴浓。公子看他们弄了一会,听那李旺说:「心肝,我与你到春凳上
顽顽。」他妻点一点头,遂抱到凳上,提起双足,直捣花房,抽了一
二百抽,骚水不住的流将出未,低声唤道:「罢麽?我里面不知为何
,像虫钻的一般,有些难过,快快完了罢!」口里这样说,下面只管
迎将上来。双手抱住丈夫,玉体全偎,金莲半坠,斜乜俏眼,娇声低
唤,十分动兴。引得李旺神魂无主,抵住花心,狠狠抽了几十抽,不
觉  了。遂起身揩抹,唧的一声,拔出阳物。

 阴门正朝着外面,且自生得白净,微微几根细毛,鸡冠直吐,淫
水微濡,好不可爱。公手在外看得面红耳热,意荡神迷,按纳不住。
下面的阳物,如  杵一般,伸手一摸,吃一大惊。这物竟比前大不相
同,长了一寸,大有一围,青筋暴绽,不住的跳。又惊又喜。喜的是
道人丹药奇验!惊的是如何处置?双手捧定,仍往内看。

  只见李旺抱了妇人,亲嘴摸乳,抚弄肉麻。又把一只白腿儿,架
在臂上,捏着金莲说:「我不爱你别的,只爱你这小脚儿,真正有趣
!」说罢,淫兴复炽,抱到床边,放下来横眠榻上,分开两只白腿,
又弄将起来。唧唧啧啧。不多一回,就歇了。吹灯安睡不题。

  岂知小主人看得不亦乐手,见无动静了,方一步懒一步,走到房
中,和衣睡下。一夜胡思乱想,不得安寝,比及天色微明,反沉沉睡
着了。

  那李旺妻子名唤秋兰,年止二十叁岁,生得妖妖娆娆。描眉画脂
,脸衬桃花,腰垂杨柳,脚儿缠得小小的,是一个风流人物。看得小
主人美丽,每欲亲近,奈有丈夫在家,不得遂心。却好这夜丈夫要往
浙江去,两相嬉嬲之後,安眠。未几,即於五鼓起身,收拾行李,打
发丈夫出了後  门而去。

 耽耽搁搁已是黎明光景,进房梳洗停当,盛了脸水,送到公子房
中,叫道:「景儿!脸水在此。」立了一会,无人答应,悄步进房一
看。只见公子好梦初回,正在翻身。就近前叫道:「公子起来净脸。
」公子听唤,连忙坐起身,见秋兰独自一人站着,身穿艳服,两鬓堆
鸦,双眉拂翠,半露樱桃,微微含笑,卖弄风倩。公子便问秋兰:「
你丈夫可曾起身?」秋兰答道:「是五鼓动身的。」公子听了大喜,
说道:「你这件里面,可生甚麽舌儿在内?」秋兰不懂,回说:「没
有。」公子说:「既然没有,怎麽喊叫?想是个痞块。」秋兰就晓得
昨夜被他窥听了,满面通红,秋波斜溜,转身欲走。公子急跨下床,
一把扯住衣襟,叫声:「姐姐那里去,我与你耍耍儿!」秋兰假意道
:「公子放手,被童儿看见了,像甚麽样?」

  那公子搂过来,把手插人他裤裆,摸着阴户,早有滑精流出o就
伸一个指头进去探一探,秋兰把身躯一闪,抱在公子身上。公子见他
兴发,遂衾倒床上,解其裙裤。

  秋兰半推半就,露出雪白的腿儿。公子分开双股,觑定阴门,将
龟头凑着缝儿,往里一挺,秃的一声,容进半根。秋兰叫声:「阿唷
!」连忙推住了。蹙双眉把身体一歪,早已捩了出未,便说道:「有
些害痛,可慢慢儿……」他丈夫的阳物大只一围,长止叁寸,那曾试
过半尺多长,一手把握不来的这件东西。公子见他如此光景,随即款
款轻入,将阳具在外边研擦移时,引得秋兰淫兴大发,骚水直淋,也
不管生熟,将双手在公子屁股上一按,把身子往上一迎,早已  头没
脑进去了。公子乘势一连残挺,彻底没根。狠提紧送,约二否馀抽,
抽得一片声响,如鱼嚼水相似。秋兰气喘吁吁,腰肢乱摆,双足齐勾
,洋洋得意,四肢瘫软,有丝无气,任凭公子抽送研弄,顶得酥痒难
禁,花心狂舞乱动,一阵阵丢了。

  公子乃取帕儿,与他揩拭乾净,低头看他阴户,真个生得有趣。
丰隆突起,如镶玉盂;颅上细草茸茸,像馒头一样。一条缝儿,微露
红心。乃伸手指进去,拨弄花心。秋兰在下面娇声唤道:「快些完了
罢,恐有人来,羞答答像甚麽?」公子兴发如狂,乃提起他双足,捏
了一捏,放上肩头。提着鹅卵大的龟头,往内一拄,惭惭尽根,大抽
小弄,直捣花心,足足抽有千馀。干的秋兰津津有味,快活异常。顾
不得鬓乱钗横,恣意儿呼抱接凑,鸾凤颠狂。正是:

       花心揉碎浑无主, 粉汗沾濡别有香。

 当下公子初尝滋味,  晓得佳人裙带下,有此乐地。那秋兰不但
俏丽,又是个风骚班头,两下里何肯住手。被景儿在门缝里,已看得
不耐烦了。

 两人绸缪不已,见日上纱窗,方把龟头顶紧花心,猛抽了一阵,
  一  如注,公子叫快不绝。停了半晌,起身揩拭,秋兰整发穿衣。

 公子勾了香肩,亲个嘴道:「心肝,夜间早来,我在此等你。」
秋兰带笑点头,轻轻推开公子,走出房来,劈头撞见景儿。那景儿跟
着看他只是笑,秋兰满面红羞,把景儿推了一推,飞跑的进去了。不
知後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巫山艳史 卷一终



巫出艳史卷之二

第叁回   一杯水顿熄邻烟  百文钱订交友谊
 

 世事偏生意外,仙机暴定玄中;一番补救拗天公,方显无穷妙用。
 意气纵横可感,胸怀磊落难同;片时倾盖答西东,漫道此心不共。


  却说秋兰去远,景儿方低声骂追:「臭淫妇!你倒干了歹事,不
思量陪个小心,还要得罪我,且叫你认认景大叔着。」

  不防公子已步至门边,听得分明。遂叫道:「景儿,你说甚麽?
」安童连忙抵赖道:「不曾说甚麽。」公子傍门而立,将景儿指着骂
道:「小奴才!我明明听得你说认认景大叔。你要人认得,且叫你先
认诋我着。难过目中竟没有家主的麽?」安童自知无礼,低着头垂着
手,不敢仰视。

  公子又说道:「今日暂且宽恕,下次尚敢如此不逊,或有妨碍於
我的事,轻则家法,重则辇出。」童儿默无一言,旋将脸水倾於盆中
,请公子净脸。

  李芳卷袖,向前盥漱洗毕拭乾,又向镜前整发,叫景儿去唤秋兰
出来篦栉。景儿答道:「篦发去唤一个待诏来,何必用他?」公子  
目回道:「我欢喜他篦发,不用待诏。你偏要违拗我麽?」童儿见怒
形於色,不敢怠慢,踅身进内来唤秋兰。

  直至厨中,方见秋兰依於门限,呆呆立着。景儿向前叫道:「李
旺嫂,公子请你做事哩!」秋兰疑他故意打趣,不觉两颊晕红,骂道
:「小猢狲,公子叫我何事?」景儿恐妇人在公子面前搬嘴,转口说
道:「公子要你与他篦发。我不曾有心取笑,开口便骂,是何道理?
」秋兰见他说出真情,反回答道:「公子向来用待诏篦发的,何用我
篦。敢是讲谎?」童儿道:「公子现在散发等候你,去得迟了,又要
骂我。是谎不是谎,你到房中,自然对质得的。」秋兰犹伫立不动,
转是别妇劝他走一遭,不要难为景儿。秋兰方洋洋移步,自言自语,
道:「男儿篦发,几曾见用着妇人?故意索落我进出。」景儿在後,
欲要说句趣话,又转一念,缩住了口,同秋兰来至房中。

 公子一见,遂含笑道:「我头上痒甚,要费你纤手与我篦栉一番
,何故许久方来?」景儿擦口说:「李嫂疑是谎话,竟不肯来,若不
是别人相劝,还要延捱哩。」秋兰笑道:「从不曾用我篦发,突然来
叫,焉得不疑。公子想要省钱,不怕外人说论吗?」公子笑道:「侍
巾助栉,皆汝辈分内之事,说论从何而生?不必迟延,快些篦罢!」
一面命景儿烹茶。

 秋兰微微含笑,将罗袖半卷,款舒纤指,把公子头发握在掌中。
拈取牙梳,转向身後,细细篦栉。花容映入镜中,与公子之颜互相掩
映,恍如一对玉人,彼此凝视而笑。公子反转手去,欲插入腰间索趣
,秋兰将身退後,不从其意。低低说道:「早间举动,已被景儿撞见
,叫我又羞又愁。快不要如此,竟尔旁若无人。」公子笑答道:「我
已晓得了。方  将言语惊唬他,断不敢败我之事。」秋兰答道:「孩
子家的口,有何拦绊的?莫若检点些好。」公子便缩手不前,秋兰篦
栉一会,将发拢起,插上玉钗。公子取过巾来,方欲戴上。

  只见景儿飞跑进房,大叫道:「相公不好了!隔壁王家火着了!
」公子吃惊,正待举步出看,回头见秋兰面色如灰,身躯抖战。如翠
花摇摆,乃安慰他道:「诸事不妨,有我在此。」

因思广阳道人锦囊,云有急难时开看,风烟不测,非急难而何?
随手向里衣探出一函,拆开一看,内有朱符一道,另有寸笺,上写!

 公子披头看,即唤景儿取杯水并挈火来。安童即忙取到,公子把
符焚於水杯之内,旋披海青,执杯出房。秋兰颤颤说道:「公子同了
我去。」李芳一头走,一头说道:「你自家快来。」

 几步跑至厅前,已见火焰高出  头,拉杂瓦砾之声覆耳。家人纷
然,走头无路。公子镇定心神,肃然向火一揖,将杯水往上泼去,口
中念念有词。可煞作怪,霎时间大雨倾盆,竟把数丈高火  ,浇得烟
气俱无。

 公子退立堂中,犹然执杯在手。秋兰此时方能止颤,笑逐颜开,
说道:「全亏这阵大雨浇灭了,不然怎好?」回头看公子执杯伫立。
笑道:「不把杯儿放在桌上,尚然执着,是何故?」公子回说:「此
雨即杯中之水,浸淫洋溢而来,搁杯恐其雨止耳。」秋兰指道:「阶
前积水半尺之深,火已灭矣,雨止何妨。」李公子乃徐徐转身,放杯
於几,果见雨势惭小了。公子心以为奇。俄而雨住,秋兰向前细问符
水从何得来。

只见管门苍头,呵呵大笑,走进厅来。公子究其所笑何事,苍头
回道:「这雨落得精奇,只在我家前後左名,不出一箭之外,似手浇
灭此火一般,岂非异事。」公子听了,心中不信,随叫景儿备马,欲
自出门观看,以验真假。秋兰阻住道:「公子尚未用早膳,不可枵腹
而去。请进书房,叫人搬来吃了,再出门去看。」公子点头。

  秋兰遂往厨下,着人将早膳搬到书房来,摆在桌上。公子进来,
慢慢用毕。又命景儿也吃了。然後将马牵出门前,满街精湿泥泞。公
子扳鞍上马,垂鞭慢行,早出半里之遥。果然街石乾燥,判然不同。
李芳方钦敬广阳真乃神仙。

  因想天色尚早,何不仍向西庄一探,倘能再遇主婢,岂非天缘。
於是纵马出城。

刚来到城门边,只见酒铺门首,众人围着一个长大汉子,纷纷攘
攘,摩拳擦掌,像要相打的光景。那汉子全无惧色,大声喝道:「你
这些狗男女,不怕死的过来,待洒家赏你们几拳。」众人只是不放他
走,也不敢上前打他。李公子有些疑惑,遂下了马,分开众人,问他
道:「汉子,你是何方人氏?为着甚事,被众人罗噪?可一一说个明
白,我便好与你分处。」

 汉子见有人问他,举目观看,见公子生得英姿俊伟,仪表不群,
乃答道:「洒家山西太原人氏,走惯江湖。遇见广阳春道人,说起苏
州有一少年侠士,风流慷概,堪称义侠,故不远千里而来。因行路饥
渴,往酒肆中沽饮一壶。访见侠友,就要到广陵救应别事。恰正吃酒
,不知这些狗头,只管探头探脑,瞧着洒家。俺便数说了几句,那些
狗男女围住了咱嚷闹,不知何意?」公子问道:「那少年何姓何名?
」汉子答道:「广阳道人说,姓李名芳。」公子就施礼道:「原来是
广阳仙师的盛友。小弟便是李芳,请大驾至舍细谈。」

  那汉手大喜,纳头便拜道:「俺伍雄今日得会英贤,大慰渴思。
广阳春所言不谬。待洒家会了酒钞,偕兄登堂一拜可也。」李公子笑
道:「些须酒资,何足介意。令小童清偿,就请兄同行。」一面吩咐
童儿,将伍爷酒钱算还。自己也不骑马,竟同伍雄携手步行,众人见
李公子与汉手叙话,大家一哄而散。

  你道为何?众人见他面貌怪异,言语莽撞,疑是歹人,故尔围绕
着,今有本处文人接谈,自然放心去了。

 二人来至府第,相让登堂,重新见礼,结拜生死之交。伍雄要往
杨州干事,立刻作别。李芳款留不住,只得相留酒饭,赠他盘缠,就
此拜别。

 日已  西。童儿牵马回来,回覆主人道:「酒钱该一百二十文,
已经清还了。」公手点头。因见天色已晚,就不再出,竟往书房静坐
,以待夜来秋兰之约,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第四回  惊看羽箭彼此同着急  喜遇甘霖内外各有情

   美玉藏辉人不睬,谁个肯温存;明珠含媚,俯首把心扪。
   凄凉难说非容易,一泪一消魂;悠悠忽忽又黄昏,嗟往事,
   皱眉痕。

  按下公子与秋兰晚间交欢取乐。却说罗翠云小姐,年方二九,因
他父亲为人古执,又是远宦他郡,故尔未择佳偶。自从那日见了李公
子风流俊逸,眉眼留倩,忽被狂童冲散,心中好生牵挂。

  到晚间随小娟出来,关锁园门。又到亭上,早见壁上龙蛇飞舞,
一首五言律诗,清新幽韵,出自天然,益发喜悦。又见桌上一个乱纸
团,乃是自己所作春怨诗儿。他不言语,等小娟收叠了东西,偕入闺
中,坐下暗想:「细观此生,青年美质,举止幽闲。我罗翠云若得他
配为夫婿,也不枉我天生这样才貌,度此年华。不知我终身如何结局
。」

 想到此处,不觉潸然悲切,低垂粉颈,暗暗偷弹珠泪。小娟在旁
觉得此意,遂挑一句道:「小姐年已及笄,不知老爷的主见。若能招
得像园中所遇的这位公子一样的佳婿,也不负小姐这等才貌。」翠云
听说,长叹一声道:「自古红颜多薄命,那有这等侥幸。」言讫,扑
簌簌又掉下泪来。连那小娟也不胜伤感,便说道:「小姐且自宽心,
吉人自有天相。待小娟去拿棋儿与小姐下一盘,消遣闷怀。」乃轻移
莲步,走下楼来。

 到了中庭,只见一枝雕翎羽箭,端端正正,竖插在中间。即回身
走到楼上报道:「小姐你来看,真也奇事。」翠云道:「有甚奇事?
大惊小怪。」小娟便道:「不知那里一枝羽箭,插在庭中。我们这里
那得有此物件?可不奇怪?」

  小姐听说,半信半疑,同下楼来。到庭中一看,果然有一枝箭,
插在地上。即伸手拔起看时,不胜骇异,月光下见箭上  着李芳的名
字。对小娟道:「真个奇事!」小娟道:「小姐看箭上有甚麽在上?
」翠云遂将箭上刻有名字说了。小娟惊喜道:「依丫鬟看将起来,小
姐的姻缘,决定在此箭上,乃天赐佳兆,日後自有应验。且免愁烦,
不须牵忆。」

  小姐心下亦自暗暗欢喜,对小娟道:「你明日到园中去看,若见
此生再来,务必问个端的。」小娟应声:「晓得。」即回楼安歇。

  到了次日,小娟往园门首探望,不见影响,回覆小姐。翠云闷闷
不乐,双脸晕红,黛眉蹙恨,叹道:「镜花水月,事属乌有,我罗翠
云好痴念也!」烦烦扰扰。又是黄昏时候,遂和衣而寝。

  不表香闺寂寞。且说李公子,其夜与秋兰欢会,狂荡终宵。天色
微明,秋兰忽起着衣,悄然入内。公子略略安睡,童儿已送进脸水,
遂起身梳洗。用过早膳,换了华丽衣巾,也不带景儿,独自一人,悄
悄然走出府门,一心要到西庄探看美人,低头急行。

  一到园门口,早见小娟伸头观望,公子上前作揖,叫声:「姐姐
,小生渴念贵园景致,游玩未遍,故尔又来。未请台命,不敢擅入。
」小娟俏眼含情,浅颦低笑,道:「郎君来得正好,有一桩奇事,我
家小姐要问个明白,快到中堂去,待奴请小姐出来。」遂让公子进园
,掩上园门,同到中堂,请公子坐下,自已转身入内。公子默想:「
有何奇事,却要问我?」迟疑不定。

 少顷,只听得环佩珊珊,香风馥郁。举目看时,小娟在前,翠云
在後。走到屏边就立住了,微露半面,使小娟傅话。问说前晚拾箭的
情由。公子听了,也自称奇,也将路上射兔遍仙之事,讲得明明白白

 那小娟不胜欢喜,便说道:「依小姐看将起来,真是天缘凑遇,
必有夙世情根。何不两下赤绳永系,以遂百年缔好,也不负神天作合
。我小娟就算个月老,可不好麽?」

 公子大悦,深深一揖道:「姐姐高论一点不差,我李芳敬服,敢
不遵命。」

 翠云听见了,含羞微笑缩了进去。李公子见小姐娇羞媚态,含情
退避。这一种轻盈举止,风神飘逸,不觉酥呆了。小娟见小姐害羞退
进,即上前扯定衣袂,在背後推着小姐出来,道:「待我做个古押衙
。」一头笑,一头扯到外边。小姐斜立屏旁,含情不语。

 公子上前施礼道:「实出天缘奇遇,望小姐垂爱,许诺姻亲,庶
不负小生一片诚心。」

 翠云欠身回礼,低低说道:「妾将终身大事,托付郎君,宜早善
图,不可日後使妾有白头之叹,徒有此一番举动,岂不贻笑於人。幸
谅之。」李芳遂立誓道:「若负小姐今日之情,神天不佑。」言毕,
解下碧玉扇坠,送为定意。小姐伸手接了,叮嘱早早央媒来说,不可
迟误。

  徘徊转盼,眷恋情深,不忍分手。两下你看我亭亭独立,我看你
楚楚无言。正在难舍难分之际,不期凑趣的天公,忽而乌云四起,雷
声隐隐,骤两盆倾,落个不住。公子暗暗欢喜,只是难为小姐柔赐寸
结,忧心如焚。

  天色堪堪黑将下来,公子假作着忙道:「怎麽走呢?天将昏黑,
又无雨具,怎生是好?」小娟与翠云在背後商量一回,进内端出了五
六碗肴馔,都是腌腊美味,一壶桂花酒,端将出来,笑吟吟道:「厨
下便菜,公子请自饮一  。日後总是一家人,不要见笑。若走不得,
权在书房里暂就一宵,只是没有好床铺,莫嫌亵渎。」

  公子见留,喜得心窝里没搔痒处。呆呆坐着,看了桌上酒肴,只
是不动。

  小娟道:「公子怎不用一杯?」

 李芳笑道:「小生自来不喜独饮,若是一人,再吃不下的。」
 
 小娟道:「你在自家里呢?」

 公子道:「也要人陪的。」

  小娟把眼  着公子,笑了一笑,转身入内。请翠云出陪,小姐不
肯。小娟笑道:「後来少不得是夫妻,又无外人在此,有何妨碍?」
翠云摇头道:「羞答答如何使得?」小娟再叁撺掇,扯扯拽拽。小姐
被劝不过,勉强轻移莲步,粉脸含羞,出来坐下。小娟在旁斟酒。

  翠云天性不会饮酒,吃得一  ,两颊晕红,愈加标致。自古云:
「灯前月下的美人,风韵百倍。」公子见了,心摇目颤,惭惭把持不
定,屡以眉目送情。翠云亦自星眸斜溜,笼鬓默喻,只是低头不语。
公子筛了一  酒送至面前,道:「小姐,请再用一  。」翠云不好推
却,又吃了一  ,不觉醉了。

  此时有一更光景,云收雨散,皓月当空,映在小姐脸上,异常娇
艳,光影射人,增无限风流。而翠云力不胜酒,不能宁坐。起身看着
公子说道:「妾因困酒,不得相陪,郎君谅之。」公子欠身道:「小
姐请稳便。」翠云自同小娟进房安置。

  俄见小娟抱着衾枕,走来对李芳道:「公子请睡罢。随我来。」
公子执了灯,跟在後面,进了书房。看那房中幽雅精致,把灯放在桌
上,看着小娟铺设被褥,心中欢喜。

  多饮了几杯酒,有些醉意,走在小娟身边立着,觑了脸说道:「
姐姐,我最怕独睡,你今夜在此陪我睡了罢!」小娟含羞,红了脸,
低低说道:「你错认了,我去请来陪你。」一头说,转身就走。被李
芳一把搂在怀里,小娟力小,那里挣得脱,娇声唤道:「公子尊重些
,快放了手,不要罗唆,我叫喊了呀。」

  此时李芳欲心如火,那里肯放,抱到床上,扯落小衣,按定了,
捧起两足,将龟头醮些津唾,凑在那紧紧窄窄,粉嫩雪白绵软的小东
西里面,拄将进去。小媚半推半就,粉脸通红,柳眉颦蹙。捱了半晌
,止进得半个头儿。李芳只觉里面紧暖裹住龟头,十分有趣,淫心大
发。乃捉定阳具,用力一顶。小娟叫声。「阿唷!」把身一闪。公子
又是一挺,小娟又一闪。已塞进半根在内。阴门里涨得满满的,小娟
的  口急迸,如火烙一般,那里禁当得起。乱扯乱扭,伸手捏住杵柄
,不容再进。娇声欲泣,轻唤:「公子,小婢熬不起了,你住了,我
真个领你小姐那边去,饶了我罢,若不抽了出来,定要痛死了。」

  公子堪怜堪爱,遂拔了出来,扶起搂在怀中,温存他:「我的俏
心肝,难为你了,以後慢慢儿不要你了。」

小娟低头一看,弄出了许多鲜血。  门里还是辣飕飕,合不拢的
一般。回头把公子瞅了一眼,倒在怀中,呻吟不绝。

  公子一头与他抚摩,一头问道:「乖肉,如今可领我小姐那边去
哟!」

  小娟撒娇嗔道:「你摆布得我好,还要领你去,再欺负小姐。」
看了阳物,着实打了一下,道:「你还要睁着眼,瞧我做甚麽?」

 公手贴在脸上哀求他。小娟只是不肯。公子央恳道:「姐姐今夜
成就此事,日後把你做个小夫人。」只得放开了双膝,跪将下去。

 小娟轻轻打一下,道:「不害羞的馋脸,还不起来。我领使领你
去,不要像方  这等用强便好。小姐若问,只说我不知道的哟!」

  公子道:「这个自然,不须吩咐,自有攀花手段。」

  小娟道:「到是辣手段。」於是领了公子到翠云卧房边,道:「
这里是了,你悄俏进去!不可造次。」

  公子又与小娟肉麻了一会,小娟道:「要去快些进去,不要假撇
意儿,误你工夫。」公子一笑,遂自进房,小娟自到外厢,收拾而睡

  公子进房,见灯尚未灭,轻轻走到床边,掀开罗帐一看,小姐睡
思正浓,盖着红绫绣衾,薰得扑鼻喷香。悄将被儿揭起看时,浑身白
玉相似,并无半点瑕疵;一貌如花,却有万千娇态。止有小衣不脱,
足上穿着大红平底睡鞋,如红菱相似,十分有兴。那一种娇媚睡容,
香乳纤腰,粉颈朱唇,荐芎云股,色色可人。

  於是挂起罗帐,脱下衣服,轻轻跨上床来。揭开下面被儿,将手
衬起小姐的下身,解开带结,褪下了裤儿,露出那香馥馥、白松松,
光油油、热烘烘的妙物。吐些津液,搽在户口,自己阳物上也抹了些
。轻轻的掇开两只小脚,骑上身去,把腿扑着两边,抵凑阴户,将玉
茎投入其中。

 翠云只因被酒醉,卧甚浓,不妨护持,虽道履艰难,亦不致十分
痛楚。公手款款抽送。

 比及星眸惊闪之际,已早窃据含葩。只得将被角遮了粉脸,任其
侮弄。公子见翠云已醒,伸手去扯被角,捧定香腮,亲了一个嘴,便
说道:「我的心肝,真爱熬我也。因睹芳姿,情不能禁,故尔唐突,
望乞恕罪。」

  小姐娇羞满面,低声回道:「妾素自贞持,足不及外,被君乖醉
破我闺躯,不可视如出墙桃李。愿祈留意,幸甚幸甚。」公子道:「
天缘凑合,百岁良姻,永缔和谐。勿以别虑挂心。」言讫,挺身柱弄
,惭入佳境。

  小姐亦渐得趣,竟不娇啼。津津水流出花间,呼呼气微从口喘。
柳腰轻荡,凤眼含斜,须臾缱绻情浓,溶溶露滴,恍若梦寐。俯卧移
时,以白绫帕拭取元红,公子爱若珍宝。遂大家相搂相抱,并头睡下
  复将翠云身体抚摩,滑如羊脂,润若腻玉。又摸两乳头,更紧小
有趣。堪堪摸到下面,翠云忙将双手遮了,公子布在嘴上道:「心肝
,还怕甚麽羞哟!摸摸何妨?」翠云笑笑,就放开了手,公子摸在上
面,觉得光滑如绢,并无一根毳毛。生得绵图饱满,十命有趣。

 公子淫心顿起,阳物昂然又举。即翻身跨上,提起金莲,架於肩
头,从新又干起来。翠云也不推阻,两条手臂勾了公子,仰牝承受。
公子放出本领,尽力抽耸,弄得下面唧唧有声。翠云娇声屡唤,媚态
呈妍,其畏避处闪闪缩缩,其贪恋处迎凑不迭。公子知其得趣,深深
提顶。将龟头抓着了花心,研研擦擦,弄得翠云酥痒异常,淫波滋溢
,汨汨其来。频把玉股掀起,迎凑尘柄,柳腰轻摆,口吐丁香,送於
公子口中吮咂。公子见小姐风情脱  ,十分高兴,一口气七八百抽,
翠云气喘吁吁的道:「妾已头目森眩,郎何驰驱太甚?」李芳道:「
爱卿之至,不觉痴狂耳!」於是款款轻轻,两意绸缪,其乐无极。不
觉东方已发白矣!不知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巫山艳史  卷二终 


巫山艳史卷之叁

第五回  塞仆言巧脱良朋  送母殡喜调表姊
  
   香径留烟,滞廊笼雾,个是苏台春亭。翠钿红  ,销得人亡
   国故。开笑靥夷光何老,泣秦望天涯谁诉。叹古来倾国倾城
   ,最是蛾眉把人遗误。

  却说李芳正与翠云行乐,忽见窗纱惭惭明亮,於是匆匆雨散云收
,相偎假寐。不想小娟笑嘻嘻走到床前,说道:「二位新人恭喜,可
起未罢!」羞得翠云忙把被儿遮了面庞,一时没理会处。公子道:「
小姐不要怕羞,多是会中人了。」翠云露出粉睑道:「你二人也曾有
私来吗?」公子把夜来之事,一一说了。小娟亦娇羞不语,叁人打了
和局。

  双双起身着衣下床,小娟在左右侍事。梳洗已毕,用过早膳,李
芳竟不想回家,翠云也不忍遽离。二人手搀着手,小娟後随,同到园
中各处游玩。

  遇有赏心之处,翠云未曾题咏过的,公子倡句,小姐和韵;已经
翠云有题咏的,公子步其原韵。情投意合,跬步相随。到得晚来,用
过夜膳之後,掌灯入房。主婢同赴阳台,好不乐极。一连住了叁夜。
翠云恐怕父亲回家,不敢再留,催促公手归家,叮嘱央媒求亲,以定
大事。公子应诺,挽手送别亭边,又令小娟送出园扉,两下分袂而别

  李公子回到家中,老苍头李德盘问。那里住了这叁夜?李芳幼时
是李德妻子韩氏奶大的。夫人临终之时,又经遗嘱苍头照察公子。如
今韩氏年迈,在内总持家事,李芳所作所为,李德到要不时查究,所
以有些惧他。公子见问,勉强支吾道:「在梅府会文饮酒。」李德道
:「老奴曾使景儿往问了两叁次,却回说不在他家呢。况且会文止须
终日,饮酒不过终宵,那里有连目连夜不歇的道理?先老爷止生公子
一人,家祧大事,书香一脉,都在公子身上,关系匪轻。当此春和景
明,正宜静坐书房,潜心诵读,将来方可博取功名。即使不能宁耐,
暂时出门散心,游玩半日一日,方是文人体统。而今不带安童,叁夜
在外不归家来,不是聚朋赌博,定然挟妓荒淫,废时失业,荡检损身
。竟忘却至重至大的担子在肩头上,岂非呆景。老奴受先夫人遗命,
不惜苦口犯上。公子还该叁思,及早改悔。」

 李芳听他数落一顿,亦有愧心,转作意微笑道:「尔之所言,深
为有理。但我素常自负,不屑与俗人为伍。又且无钱,那有聚赌之事
。至如青楼妓女,涂脂抹粉,情性乖张,亦岂我所留恋之人。不必多
心相疑堕行,实在梅府留连诗酒,乐而忘退。他恐小  混扰,故意回
覆不在,以绝来踪。将来我还要住在他家,彼此切磋,以为秋间应试
之计,断无他事。」

 公子这一番话,原是搪塞撮空他的,然说来有经有纬,颇堪入耳
,苍头遂信以为真。乃点点头道:「若果如此,老奴也得放心。如今
乡绅子弟,恣意妄行,不堪入大方之目。惟梅府大爷,仅仅高人一等
,但闻得他亦有外好,终不脱纨裤习气。公子得他相处,也要舍其短
而取其长,庶能有益。」李芳听了,默然不答。苍头乃洋洋走开去了

 公子走进书房静坐。想起数日与翠云小娟追欢取乐光景,真是意
外奇遇,未知何时再得相逢。此番虽可掩饰於一时,将来实难逗留於
他处,心甚悬悬,殊为愁闷。在家担搁数回。

 欲寻秋兰遣兴,却好他送点心进来,不觉欢从心起,笑逐颜开,
叫声:「秋嫂,怎的多日不见你,甚风儿吹得你来?」秋兰愠容回答
道:「多承记挂,如今已有妙人儿,奴是山花野草,不敢争妍。料想
我自没缘,以後撇开。」公子见他作嗔,一把扯住了道:「我何曾有
别个沾染,你休要错怪了我。」秋兰道:「前这几夜,请问你在那里
?」公子解道:「我自在好朋友家,连日会文。」秋兰瞅一眼道:「
哄那一个?」遂抽身就走。公子还要招他说话,佯然不睬,竟自去了

  公子笑道:「妇人吃醋,一至於斯,慢慢觑巧挽回他便了。」

  又过数日,公子正在书房呆呆坐着,只见小  飞跑进来报道:「
闻家小姐到了。」公子遂出去迎接姐姐。

  这闻小姐名唤玉娥,与李芳是姑表姊弟,生得面如满月,目若朗
星。翠黛初舒杨柳,朱唇半吐樱桃,窈窕轻盈,妖姿逸态,举世所罕
。十六岁上,就嫁在嘉兴徐翰林家次子为室。不上一年,徐公子岁了
怯症,色欲过边,竟呜呼哀哉了。玉娥亦不是寡欲的人儿,无奈守了
只两年,玉惨花憔,难捱寂寞。

 却好李旺买办灰石等料回来,到徐家报知。玉娥禀过公姑,带了
乳母丫鬟,一同李旺前来送姑姑出殡。

  到得府中下轿,丫鬟们簇拥进来。李芳接到厅上叙亲亲之谊o殷
勤礼数,大家寒温半晌。

  睁眼细看闻家表姊,好标致人儿,含羞带笑,仪容俊逸,举止蹁
跹。虽则淡淡梳  ,越显出风姿俏丽。脚上穿一双黑罗凤头鞋儿,不
及叁寸,纤小可爱。不觉心遥目荡,神无所主,左顾右盼,凝晴注目
,遥遥寄意。玉娥亦把秋波斜溜,眉黛偷颦,故意送情。叁人已各有
心。

  公子遂吩咐仆妇,打扫内楼与闻小姐安宿。玉娥闻言,同了乳母
与丫鬟桂香自进内去。公子料理安葬诸务,忙碌一会,不觉金乌西坠

  用过了晚膳,又进去与玉娥一谈。玉娥问道:「你为何还未成姻
事?中馈无人,岂像宦家体统。不知你甚麽主见?」

  公子道:「没甚主见,只是没有中意的,所以磋跎岁月。」
玉娥道:「你要捡怎样的人家?」

  公子答道:「婚姻大事是朝欢暮乐,终身偎依着的,何可造次;
门楣是外面虚风光,  奁是格外假花哄,何须攀贵弃贱,童富欺贫。
我到一概不论,只是人的容貌是要紧的,若止凭媒人口中夸美争强,
说得十分娇美,百样娉婷,就听信了。一说一成。及至娶到家来,侥
幸五官端正,还是中等的规模,也算不幸中之幸。倘或貌似无盐,容
如嫫母,那时筛弃之不可,依之不可。难道叫我这样一个人,竟伴着
鸠盘荼过目子。如何使得?所以宁可待迟,不必性急,务须要我亲眼
见过,中意方成。」

  玉娥听了笑道:「你的主意固然老到,但是有名望的人家闺女。
如何有得把你相看?宁非自误大事!且问何等容貌,方能中得你的意
思?」

 公子含笑答道:「我随处留心,自有看见的日子,何必等待说亲
时,方去相看,若论我所中意的……」说了这一句,就缩住口,笑而
不言。

  玉娥问道:「你所中意的,究竟是那一等?为何只是笑,不明明
白白说出来,却是为何?」

 公子见玉娥催逼要他说出来,又见两眼注在自已身上,面色微红
,愈堪娇媚。乃带笑说道:「我的素愿,只要容貌像得姐姐这般样标
致的,也就心满意足了。」

 玉娥听见调起他,不觉粉脸低垂,含笑暗想:「原来他也有心撩
我!」却值秋兰送茶进房,就不言语。秋兰说道:「公子的茶,已叫
景儿送在房中去了。」公子回道:「何不一并拿到这里来?」秋兰道
:「已经送去,又不早说。我是不再去拿进来的哟!」公子无奈,只
得起身与玉娥作别,前往自已房中安睡。不知後事如何?且听下回分
解。 

第六回  真属意无端将桃认李  假撇清有识暗就明偷

   红曙卷窗纱,睡起半拖罗袂,何似等闲,直睡到日高还未。
   催花阵阵玉楼风,玉楼人难睡,有了人儿一个,在眼前心里
  却说光阴荏苒,倏忽季春时候,公子一日想起罗小姐,不知他的
父亲可曾归来。放心不下,叫景儿备马,往西庄探听消息。一路上春
色撩人,红稀绿暗,日暖风和。按辔徐行。

  不知不觉已到西庄。遥见园门封锁,不胜惊讶。遂下了马,步到
门边。只见柱旁贴一条红柬,写着细细楷字。上前看时,上写道:
    本宅今移居维扬府前韩处,一应人等,不得擅入。

 细认笔迹像小姐写的,  知翠云通知他的线索。呆呆想了一会,
无奈上马归家。思想翠云如此深心,欲待往广陵求亲,但母亲安葬之
期在迩,不能远出。且待秋间再做区处。又不知他到维扬何干。难道
是他父亲定了姻,到那边去做亲不成?左思右想,忧愁迭至。到了自
家门首,下马进内,呆坐书房。

 秋兰送茶点进来。公子见了他,把一腔愁闷都打入爪洼国里,携
手含笑说道:「你错怪了我,竟置之不瞅不睬,於心何忍?」秋兰道
:「不是奴撇公子,是公子弃奴。你心忍得,难道我倒不忍得?」公
子剖白道:「我心中实无别人,你不必多疑吃醋。今晚夜间,我在明
楼底下等你。」秋兰  脱了手,把指头往公子脸上一撩道:「休想!
」竟扬长去了。

  是晚用过夜饭,公子又往房中与玉娥叙话。不觉许久,俄见秋兰
进来,就不言语。秋兰与公子打个照面,秋兰只做不见,公子别了玉
娥,抽身到明楼下等候。

  少时梧桐月出,朗如明镜。等了多时,不见出来,无聊之极。心
中又牵忆玉娥,取过瑶琴操弄一回,喻意傅情,凄凉幽雅,公子豉罢
,欲心如火,乃脱开上下衣服,露出那又粗又长的  儿,两手揪住,
将身眠在醉翁椅上,把他消遣。

  那玉娥与秋兰闲话一会,已有一更天气,各自归房安歇。玉娥叫
声:「桂香,可有茶麽?」唤了几声,不见答应,骂道:「小贱人,
这等好睡!」因口燥渴,自拿了灯儿出房,去唤乳母烹茶。

  打从胡梯下经过。公子只道是秋兰,举目一看,却是表姊,假意
装做睡着的。下面阳物,昂然坚举竖起了,颠头簸脑的。玉娥一眼  
着,  一大惊:「小小年纪,到生得好大一副本钱。」看看他是睡着
的,就停住了,想道:「他独自在此做甚麽?必与仆妇私约,在此等
候,也未可知?」又把灯近身照着,不觉春心荡漾,欲火愈浓。以前
口渴,到此时涎唾乱流出来,暗暗叹口气道:「空生我一世这等容貌
,不能吟风弄月,竟做了水月镜花;怎当长夜孤眠,耐尽霜清月冷,
有谁怜爱。」

  一头想,轻移莲步,走了几步,心痒难禁,又走转来照照他。火
光里越发看得爱人。遂想:「夜深人静,有谁知道。这等顶大东西放
进去,不知怎样有趣?我就试试他如何滋味。」一时按纳不定,竟不
顾羞耻,吹灭了灯,卸了下衣,跨上身去。就扒着将花房凑准龟头,
轻轻一顿,已捱进半个。又是一套,奈阳物颇大,不能贬入。研研擦
擦。原来玉娥阴户生得浅小,撑住花心就十分爽快,淫水如注。坐起
坐倒,套了一阵,柔弱身体,手足战栗,有些吃力了。又恐惊醒他来
,不像模样。住了手,待要跨落来。

  公子想:「这样上门生意,若轻放了去,过後到要费力。」就假
唤一声:「秋兰,你几时来的?」伸起两手,拖牢了下面,撅起臀尖
,突地一挺,尽根没脑,乱顶乱耸。玉娥听他认做秋兰,将错就错,
又不坏自己名头,落得受用。到箍定了肩头,凭他在下一颠一迭,笃
得花心发痒,得趣之极。

 公子在下面终不畅意,抱牢了翻身。把玉娥仰眠在椅上,分开两
股,  在两旁,挺急腰胯,狠狠抽送。玉娥从未经此骁战,酸痒异常
,那里禁持得定?娇喘时吁,纤腰频荡。公子见他兴动,伏在身上叫
道:「心肝!你今夜分外有趣。」又乘起他金莲来捏,道:「心肝,
你这双脚又小了些,我喜欢闻家姐姐的这双脚,小得有趣,心爱得紧
,你今夜意活像他的了。」玉娥只不回言。又摸他阴户,生得高高的
五样俱全。把龟头紧拄在花心里,只管研磨,连叫:「有趣!今夜快
活煞我也!」

 玉娥恐怕摹拟出冒名生员来,推开了要去。公子揣其意,也怕秋
兰撞来,各有心绪,就住了。李芳挑一句道:「秋嫂!看你今夜不济
事,我不尽兴,叫我那里去另寻主顾?」工娥低声竟:「寻你心爱的
去!」公子假意道:「你知道我心爱那个?」玉娥放一条门路道:「
方  你自说明,爱他脚小的那个人。」公子搂了亲一个嘴道:「乖肉
,我依着你,今夜做个贼去偷偷看。」於是放了手。

  玉娥先去,心想:「或者他当真来哩!」虚掩房门,脱光了衣服
,睡在床上等他。

 公子慢慢摸到房门口,门是不关上的。全不费力,踅至床边。伸
手进去一摸:赤条条仰卧着,拍开双足,好像专等的。公子想:「他
青年美貌,风月性儿,守了几年寂寞,怕不春心荡漾,怪不得他猴急
。待我与他个甜头,不要被他卖清。」

 卸光了身手,钻进床去。挺阳物插入阴门就弄,轻车熟路,直抵
含葩,架起金莲,尽力抽顶。

  玉娥假作惊醒,叫道:「啊呀!不好了!那个如此大瞻?」公子
一道干,答道:「是你表弟李芳。」玉娥道:「你好作怪,趁我睡熟
了,公然如此无礼,该得何罪?」公子道:「我方  睡熟了,姐姐先
无礼,将来效尤。」玉娥见他识破,轻轻打了一下,道:「滑贼!怎
知方  是我?」李芳道:「秋兰没有这样馨香温雅,怎如得姐姐的风
流情趣。」玉娥骂道:「活油嘴,已知道了,不可露了风声,以後隐
慎些。」公子点点头。

  扯出绣枕,垫在他腰下,提起了小脚,没  没脑,根推抽顶。直
弄得玉娥那牝蕊酸麻,神魂飞越,不胜痛快。佯佯酥软不住的仰牝迎
套上来。鸾颠凤倒,恨不得一口水吞在肚里。

  公子捧了娇滴滴粉脸问道:「姐夫前日亦曾有此乐乎?」玉娥应
不出,摇摇头。又问道:「我干得好否?」玉娥在肩上扑一扑,又点
点头。公子道:「我既然好,怎不舍得叫我一声?」玉娥把两条玉臂
搂紧了,如莺啭乔林,叫道:「心肝!真  得好,如今爱熬你了!」

  公子听了,不觉心窝搔痒,发猛深提重捣。一口气数百数抽,狂
顿了一阵,阳物跳了几跳,不觉  了。玉臂轻勾粉项,朱唇咂吐丁香
,恩恩爱爱,交股而睡。

 以後见量而进,昧爽而出。秋兰亦微知其事,玉娥弄热了心肠,
枕上海誓山盟,终身不舍,自愿为妾。公子应允相机而行。

 不觉光阴已是四月中旬,那日出殡,好不热开,说不尽奢华齐整
,完了葬事,少不得设席款谢一勿亲邻,诸事已毕,玉娥家中公姑来
接,也要回去。两下订盟,情愿做妾,临别时恋恋不舍,无奈分手登
程。正是:
    流泪眼看流泪眼,  断肠人送断肠人。

 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Advertisement

© 2019
性感美妞图 性感色妇 性激爱动态 性火坑 性交插l逼 性交setu 性感外阴 性行为大全 性交4P 性感床戏 性工具介绍 性交qq表情 性感彤儿5 性感五月天 性交 视频 性黄色漫画 性激情视频 性感自拍区 性祼体电影 性感效逼 性感全裸女 性感做爰 性感的屁眼 性感一级片 性高朝图片 性感的婊子 性感奶炮 性交dan 性交ao 性交屄屄 性黄色大片 性感生活片 性交表情 性交.cn 性感肉穴 性虎书库 性交shi频 性交操逼片 性感裸体男 性交a级片 性感美乳图 性感露阴毛 性感色影院 性交i工具 性感快播 性感色妹妹 性交av网 性感叫声 性感女神mv 性感自拍 性高潮爽片 性技巧教育 性交mm 性感在线 性交90美女 性感小女孩 性交ze 性交AV 性感美母 性感撸管 性感俏师母 性激情偷拍 性高潮的片 性感美碰爱 性建康 性感二级片 性交爱欧做 性黄色 性技网站 性交av女优 性交30p 性感落照mm 性交50p图 性感交易 性交帮 性感女图 性及图片 性交72势 性感裸体mm 性伙伴电影 性贿赂qvod 性交av 性感美女阴 性急姐姐 性交23炮 性感邻居 性感姨姐 性感裸女人 性交rmvb 性交p 性感女神 性感美臀图 性后出血图 性故事乱伦 性感色女 性交比武 性感女厕 性交插插图 性技巧 性感撸 性交19p图 性感两性 性感黄色片 性交=视面 性交H真人 性交@视频 性感忻妹 性交肏屄图 性感裸人 性交44p 性交.裸体. 性花开吧 性感泳装秀 性感的奶奶 性行为军犬 性感黑丝 性感人体片 性交屄图 性感小阿姨 性感老婆 性感全裸体 性交ck 性感片大 性交mv 性感黄杉片 性感幼幼 性高潮片 性交吧视频 性感美女屋 性交11图片 性交白领图 性感熟美女 性技巧炮图 性交比晒 性交屄 性关系电影 性交yishu 性感情色片 性奸淫影视 性交博览 性感动画 性感内衣图 性交1视频 性感熟女77 性交肏屄 性交f一 性交HD视频 性感口交av 性感俏女孩 性感丝袜脚 性感肛交 性交操比 性技巧影片 性行为图片 性交 肏屄 性激情网站 性感人体图 性高潮故事 性黄片 性交p少妇 性交h图 性感淫娃图 性交XXX 性高潮片段 性交g故事 性感哥哥干 性交表情包 性感丝足 性交seqing 性感美臀 性感高跟鞋 性技巧图解 性感教师 性技巧五月 性感美阴 性故事妹妹 性感的乳沟 性交40p 性幻想狂 性交23种 性感图 性伙伴 性感剧场 性交exe 性交japan 性高潮阴户 性交tup 性高清图 性交3人p 性交326p图 性高潮日本 性感美陪交 性感性交 性激情五月 性感美旁慰 性搞笑大图 性交999 性感裸体图 性交操逼图 性故事阅读 性虎成人 性交17P 性感孝姨 性感性爱图 性感撸撸 性故事txt 性交,多人 性虎时光 性感动漫mm 性感大鸡吧 性虎色狼窝 性交777 性伙伴论坛 性交操逼网 性交插屄网 性交表姐 性交18p 性交扒穴 性感女优 性感杉高跟 性感动画片 性关系 性交1234 性高潮乱伦 性交表演赛 性交3p图片 性高潮网 性交150p图 性感阴唇 性交j片 性感小游戏 性感做爱图 性关系图 性感生活 性交操图 性感舅妈 性高湖 性感人体 性感漏b图 性交播播 性高潮图 性感真写 性感空姐 性交矮人 性感干屄 性交r 性胳播电影 性故事短片 性行为人 性交l 性幻想音乐 性交别管 性感的屁谷 性感乳交 性交吧 性高男体 性感视屏 性高湖视频 性感男裸体 性过程小说 性虎网 性交4及片 性行为图 性狗湿嫩美 性交叉片 性感的少妇 性伙伴qvod 性高潮淫声 性搞笑电影 性感小屄 性黄蓉 性交不射精 性黄图片 性感玉奴 性交部位 性交tv 性黄色片段 性交365势 性感干姐 性感露屄照 性感的淫水 性行为影片 性感男鸡巴 性高潮视屏 性感妹妹 性感性奴 性感人体照 性交 图 性交3p文学 性奸片 性感的老婆 性交se7 性交L 性高潮偷拍 性感女教师 性感美男图 性交表演 性感淫骚妇 性感沙滩 性感囗交 性交23式图 性交不下裁 性感熟女裙 性感空姐图 性交jpg 性行淑均 性感美胸图 性虎555 性感海滩3 性交ml表演 性感裸人体 性交Tv 性交23是 性激情 性技电影 性感阴毛 性火坑乳燕 性工具大全 性感小穴 性感露阴道 性交646 性交66 性交s裸体 性感撸管图 性交4级片 性感衅图 性感多毛nv 性感性交图 性交36招 性感脱衣舞 性行外视频 性交1级片 性感的自拍 性感裸男图 性交奥雷 性交13p 性感女邻居 性交16p 性交72式 性感泳装 性虎爽片 性交版 性交.插入 性交j 性交∞∞ 性感美逼 性感的mv 性交1图片1 性感萌吧 性哥五月天 性交.com 性感紧身裤 性虎色情网 性交18P 性虎123 性格特征 性激情片段 性交.渗 性交肏屄杉 性交苍井空 性交j电影 性交365招 性激情片 性交24式 性交被偷窥 性交bb 性交操b 性高湖美女 性感欧美淫 性感美屄 性感大鸡巴 性感欧美 性感黑丝袜 性交tu 性交播放器 性感兴妈 性交被拍 性交插逼逼 性冠军大赛 性感伦理 性感丝袜av 性交50P图 性感动漫片 性交2p 性关系视频 性感乳头秀 性感少妇性 性建康网 性故事小姨 性交nannv 性交l电视 性感杉视频 性交14P 性交xx 性感欧美女 性交爆液 性交吧美女 性交I图 性工具视频 性感的黄图 性交5p 性感少妇bb 性感忻 性交bb极品 性交屄视频 性感貼 性交bt 性感母狗 性感猛网站 性狗交在线 性高超潮 性感辣妇 性交gif图 性感美爻 性感裸做爱 性伙伴交换 性交h 性交mm图 性阁影院 性感裸图 性交36P图 性交flsh 性感美图站 性交步棸 性交包那些 性交b片 性工具 性交h动漫 性交b 性交a图片 性交插逼 性妓影院 性感色图 性交qt频道 性交3d大片 性交.qvod 性交伴侣 性感老逼 性行为删除 性感奶奶 性感护士图 性讲解视屏 性交擦入 性高潮喷尿 性交av天堂 性交36p 性虎色导行 性感嫂嫂 性感女神图 性感大骚妇 性交3P小说 性感做爱网 性感的人妻 性交bt快播 性感裸体 性妓按摩 性干庞罗体 性感裸美女 性交8090后 性感彤 性交博览会 性技交流 性关视屏 性感国男床 性感内衣照 性交qq图 性感帅体 性交av派对 性行交电影 性交l图 性交50p 性感的阴唇 性感美屄图 性感肚兜杉 性关系刺激 性虎五月天 性感小说网 性感裸图图 性交kuaibo 性交a片 性虎五月 性交ck图片 性感熟女照 性感阴道 性交360 性技巧教学 性感人裸 性花都世界 性感床上戏 性感女空姐 性伙伴韩版 性感簧片 性交12345 性交101图 性感美眉 性交p图 性交ahipin 性感色色色 性虎图片网 性故事图 性交暴力图 性感青娱乐 性交23式 性激情小说 性交插插 性交TV 性交T 性交ieutf8 性感妈妈 性技巧大全 性高湖电影 性高潮短片 性技色五月 性感裸体杉 性家电影 性感熟女装 性交BB图 性感女人 性交3级片 性交sp 性交a电影 性交24势 性激情图 性交3p小说 性感阴蒂 性故事图片 性感诱惑 性交du 性交apian 性交白虎妹 性技巧视频 性感日幼女 性交4p图片 性感彤兒 性交逼毛啊 性交90图片 性感美女图 性交sm 性交1图片 性交16p图 性行为大燃 性感自拍色 性感性爱 性感枕边书 性干妹 性感上床照 性技巧电影 性键康 性交GIF图 性交16P 性感躶体 性际影院 性交e 性感风间爱 性交diany 性感女秘书 性感少妇3P 性感的彤儿 性感炮图 性虎网站 性行为电影 性虎书签 性感窝窝 性狐五月天 性高片 性交26p 性交b图 性虎论坛 性感影片 性感壹级片 性故事 性感少妇 性交dy 性感少妇图 性交666术 性交mp3 性交19p 性感女孩MV 性感撸撸撸 性交插 性管视频 性感三类片 性交dle 性感露阴图 性交shi 性感少妇p 性感女人裸 性交shipin 性感骚图片 性交比寅 性激情a片 性交3D动态 性感少妇铃 性交33 性感美女漏 性感做爱片 性交芭蕾 性交flash 性交插后门 性感三级片 性交爱片 性交90后 性感骚妇 性交逼 性感偷拍 性交侧面图 性虎导航 性感少碰爱 性感老女人 性感存部 性感胸头象 性感杉片 性技巧组图 性感人与兽 性交表婶 性感片电影 性黄色事情 性感撸图 性虎 快播 性交i5p 性交13P 性感少妇撸 性交ga 性交插逼网 性感的美女 性感床吻戏 性交dvd 性交八汲片 性交25p 性感电影片 性糊成人岛 性交播吧 性降图片 性交被偷拍 性交lol 性感几把 性感人体女 性交GIF 性感映片 性交34eee 性交ia 性感人体艺 性交18图片 性感乱伦 性交dvd片 性感色情 性黑丝偷拍 性感骚妹妹 性高潮大片 性交肏逼 性技巧讲座 性激情口述 性激情照片 性感妹妹图 性交15P 性感色图库 性交app 性感淫妻 性感性小妈 性交叉视频 性交彩图 性感少婦av 性交X图 性行为 性感效货 性憾图片 性感美女av 性工作美女 性交操逼逼 性交9小说 性感少妇逼 性感彤qovd 性高潮漫画 性干性交 性感色情片 性交DVD 性感阴眉片 性感裸女图 性交13式 性感三节片 性交不爽 性过度妹妹 性感鸡巴 性感与性爱 性贿赂视频 性感彤儿 性感女郎 性感漏体 性交l图片 性奸视频 性感男男体 性故事3p 性交∞ 性过程图片 性欢乐 性故事下载 性感少妇3p 性交3P图片 性感嫂子 性激情qvod 性感大奶子 性感美妞 性感内衣mm 性交3d视频 性过程 性感头像 性交叉入图 性互换电影 性感艳门照 性交n 性交cn 性激情描写 性感老女 性交叉故事 性感色女tv 性交zzz 性交av快播 性感的外阴 性感动漫图 性交逼小说 性感影音 性哥必撸 性感的舅妈 性感护士妹 性激情视蘋 性交qq图片 性感少妇裸 性国模人体 性鬼片 性交暴力片 性感高跟靴 性技巧大片 性黄爱 性感伦理片 性高朝游戏 性交69式 性交4p 性交L图片 性感视视 性感片成人 性交meinv 性感骚屄淫 性感三片 性激情图片 性交比赛 性激情文章 性感口交 性交t图片 性感漏阴毛 性虎1234 性高潮网址 性技巧论坛 性感人体mm 性行电影 性虎电影 性感卡通图 性交bb图片 性感人体美 性交3p记 性感做爱 性技巧教 性交20p 性过程电影 性感丝袜 性激情网 性黄杉片 性感老熟女 性交q 性感文胸 性虎论坛吧 性过程描写 性过程口述 性刮伦小说 性故事欧美 性交ed2k 性交彩头 性交36 性降电影 性感视频 性黄色小说 性交3p网 性感熟女穴 性感婶婶 性交操屁 性交shipjn 性交被卡 性交操胖逼 性感的师母 性交插操 性感大嫂 性肛交图片 性交操屄 性交芭蕾舞 性感强奸片 性黄一级片 性技小说 性交逼逼图 性交表演图 性交l照片 性感岳母 性感骚穴 性感的孝姨 性感三级篇 性交3 性交爆操 性感小姨图 性感骚屄 性交保姆 性交12p 性高潮视频 性交白拍 性感性爱照 性交369 性技大片 性欢小说 性交av网站 性交白女 性感熟女 性感伊恩惠 性健康网 性感美眉vv 性高潮电影 性故事刺激 性感阴沟图 性感裸阴 性感美女淫 性高潮影院 性激情电影 性交mp4 性感泳装图 性感无底洞 性交(图) 性故事真人 性感露点 性交L图 性虎小说 性交3d图片 性交iu 性交a 性交/l 性交表情图 性搞笑 性伙伴故事 性交3p 性感亚洲杉 性交2012年 性感交配片 性交ct图像 性感日逼 性故事婷婷 性技巧图 性虎人生 性交qvod 性交s 性感乱伦sm 性虎人导航 性交av视频 性感动漫禁 性交15p 性感小说 性感空姐av 性交100式 性感贴图 性交逼视频 性故事乱 性感美女 性交3P乱伦 性感大波女 性幻想图 性交sprens 性感隆胸 性感人体网 性交B片 性交l爱 性感裸体女 性交o 性高潮音频 性感美图 性交3p图 性交gushi 性感男模 性感露b毛 性感女人体 性肛交电影 性交P图 性交——80 性交35p 性交3d 性胳播 性交18 性交 座椅 性嘿咻gif 性交爱实战 性交se 性感人体ys 性感图片 性感护士 性交l網 性感小姨妈 性激情故事 性交? 性交屄美女 性感女人逼 性交X光 性感海滩2 性工作者 性交tp 性感色电影 性故事论坛 性交QQ号 性勾引故事 性感丝做爱 性交屄小姐 性交比 性感少女图 性伙伴国情 性交bt下载 性交草裙 性行为片 性感睡衣 性交n视频 性技巧图片 性感的色 性工具图片 性激情做爱 性交mP4 性功能薄品 性格裸体照 性贿赂案例 性交 性交10p 性黄色女人 性交15P图 性交24 性交百度 性交被插逼 性感美妹 性感人体画 性激情大片 性交24p 性高潮屄屄 性奸小说 性感三级 性感黄片 性交爱奇艺 性感电影 性交999图 性交爆乳 性交播放 性交百度影 性交pian 性交奥 性交23 性交 套图 性交拜逼图 性交guowai 性交爱爱网 性交sex 性交阿娥渗 性感妞操逼 性交安逸 性感美女杉 性高潮图片 性故事猫扑 性交、肛交 性感肖士图 性交1片 性交操逼 性高超视频 性交i 性交操 性交gif 性交.图片 性干美女 性交72招 性伙伴联盟 性虎导行 性交tv网 性感的奶罩 性交xxx 性感裸照妣 性感色女人 性交wang 性交彩图片 性交l性言 性感美女bb 性感片高清 性交yuan 性感淫荡 性交a视频 性感的彤兒 性交25P 性行为视频 性交+QQ 性交 电影 性高潮裸体 性感裸屄 性感蜜穴 性感裸照 性花村导航